TOP

浅谈资源共享的立意与共享的资源内容(图) (一)
2013-05-08 10:15:40 来源: 作者: 【

摘要:我国对于社会发展目标的新认识和现代信息技术的进展,促使了文化共享工程的产生。文化共享的立意,是基于公平正义的理念,对资源不能共享的严峻现实的反拨。工程的实践品格,要求资源建设必须尊重资源享有主体的需求。

关键词:文化共享工程 文化共享 人文科技背景 资源需求主体 资源内容

    1 共享工程是两个新认识的果实

    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是由中国政府投资兴办的一项公共文化服务工程。它于2002年4月启动之初,就明确了其任务宗旨:应用现代科学技术,将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信息资源进行数字化加工和整合,通过文化共享工程网络体系,以卫星网、互联网、镜像、移动存储、光盘等方式,把文化信息资源传送到城乡文化网点和群众身边,实现优秀文化信息资源在全国范围内的共建共享。这表明,“优秀文化信息资源”是工程的资源内容;基层群众是工程的服务对象;“现代科学技术”是资源整合和传播的技术载体;“卫星网、互联网、镜像、移动存储、光盘”是资源服务手段;资源共享是工程追求的目标。

    工程的策划与启动是在新的科技与人文背景下发生的。进入二十一世纪,我国在科学技术和社会发展目标两个方面,都获得了更深层次的新认识。在技术方面,尤其是面对数字时代的“信息爆炸”与“信息高速公路”,人们从概念的讨论进入了实践,并随着实践的飞速发展,成为人类生产生活的一种不可或缺的需求。这一需求又反过来更强有力地推动信息化的普及和发展。正如恩格斯所说:“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10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信息技术已成为当今世界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驱动力,成为国力强弱的标志之一。在社会发展方面,特别是在我国,社会发展目标始终与时俱进地不断调整和完善。我们从改革开放初期以追求GDP增长为主要目标,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注重环境保护、寻求可持续发展,直到新世纪以来,我们愈来愈重视文化建设,愈来愈重视人自身灵魂的安宁和幸福感,追求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的产生,是上述两个新智慧之树上结出的新鲜果实。信息技术承载文化资源,给信息技术赋予了更多的人文内涵和人文关怀;文化资源插上信息技术的翅膀,使传播的手段更方便快捷,面目为之一新。这个工程最新颖和最重要的立意还不止于此,更重要的是资源“共享”目标的确立。为什么要实现资源共享?谁是资源享用的主体,实现哪些资源的共享?本文试图对此做一点浅显的思考。  
    2 共享工程是对资源不能共享的严峻现实的反拨

资源共享的立意,是基于公平正义的理念,对资源不能共享的严峻现实的反拨。在信息技术带来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我们面对着两个权利不平等带来的严重问题。一是在全球范围内,由信息技术发展的不平衡带来的传播的话语权不平等。互联网上汉语信息资源所占的比例不到5%,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优秀中华文化的资源量更是微乎其微。我国《2006—2020国家信息化战略》指出:“全球数字鸿沟呈现扩大趋势,发展失衡现象日趋严重。”二是在我国范围内,由于信息业发展的不平衡,地区之间、城乡之间、贫富之间的文化信息资源享有权不平等。即使在英国这样的发达国家,1998年依然有27%的人从来没有接触过网络。而在我国,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和贫富之间的数字鸿沟就更大。据2002年统计数字,我国东部地区因特网用户的普及水平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97倍,而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分别是全国平均水平的0.45倍和0.32倍。尽管我国网络用户的增长率较高,但主要发生在城市,从事农林牧副渔水利业生产人员仅占网络用户总数的0.76%,网络用户中只有0.3%的用户是农民,城市普及率为农村普及率的740倍。数字鸿沟的主要根源在于贫富差距。2005年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我国城乡收入差距已经达到6倍左右。城乡差距而外,我国城镇居民收入差距最高达10.7倍,基尼系数超过了警戒线0.4。基尼系数是全球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为研究贫富差别问题而建立的一套预警机制,是国际公认的、衡量贫富差别是否适度的一根标杆。0.4是它的“警戒水位”,超过警戒线的社会势必蕴藏着巨大的不稳定因素。

保持社会稳定,保障社会公平,构建以人为本的充满更多人文关怀的和谐社会,必然要求保障基层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农民的基本文化权益,使人民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文化部部长孙家正指出:“构建和谐社会,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保障,文化是灵魂。在21世纪的发展过程中,文化被放在重要位置,并被赋予崇高的使命——这是一种新的文化自觉。”面对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的尖锐矛盾,信息技术成了一把双刃剑。它的信息传播的便捷与快速的优长,一方面在推动经济快速发展同时,使不同经济基础的地区贫富差距快速拉大;另一方面也能够更快速便捷地传播信息资源,实现资源共享,成为消除数字鸿沟强有力的手段。它既是厉鬼也是慈佛。譬如钢铁,可以铸剑,亦可铸犁。著名学者赵长天强调:“科学需要有人文目标的指导,科学是为人文目标服务的工具。理由不言自明,难道还有比人类利益更重要的东西吗?”从批判的武器到武器的批判,是实践唯物主义的特色与品格。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即是在这种新的文化自觉、新的人文目标指导下的实践行为。它的资源共享的目标,承载着双重使命,一是保障基层人民特别是农民群众,能够以尽可能迅速便捷的方式,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一是加快中华优秀文化数字化进程,提升其在互联网上的影响。也就是说,它试图弥补两个数字鸿沟,即国内区域间、群体间的数字鸿沟,和我国与世界发达国家的数字鸿沟。其第一个使命,因其公益性文化服务的特质,不可能由市场自发运作完成,也因其国内现实的迫切性,而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共享工程倍受基层群众欢迎和中国政府重视的主要原因。  

    3 资源享有主体的需求规定工程资源内容

    资源共享的立意一旦进入实践层面,首要的问题便是共享什么资源问题。信息技术革命引发了“信息爆炸”和“内容浪潮”,据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管理学校所做的研究,全球信息量每年都要增加一倍。全球在1999年创造出了15亿GB的信息,2000年创造出了30亿GB的信息,2001年和2002年分别达到了60GB和120亿GB的信息。2004年底,全世界约有570亿GB的信息量。面对海量资讯,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鉴别这些资讯的可资利用的价值。正如Yahoo首席科学家Gary Flake在其《TheComputational Beauty Of Nature:Computer Explorations OfFractals,Chaos,Complex Systems,and Adaptation》—

责任编辑:shen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1/4/4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相关栏目